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目睹老婆和其他人一絲不掛

處理負面特質?帶人時我們自然希望善用他的正面特質,夜晚的工作有日領薪水嗎?
很快我碩畢,我是很現實的人,覺得早點出來工作更好,於是決定不再深造。而初戀則因成績及外語出眾,在努力爭取留學與就業間搖擺不定。在離校前夕,我終於鼓足勇氣向她表白,我是基於這樣的考慮,表白之後就可以放下心頭的包袱瞭。初戀也坦言對我也有意思,但事已至此,已有緣無份瞭。不過,我們承諾將來仍可作為朋友聯絡。



  初戀最終出瞭國。我回到南方經過打拼,事業漸入佳境。而我與初戀卻無多少聯系。僅靠通訊是很難維系感情的。我與老婆則不出意外地在她畢業沒多久我們就登記瞭。

  毫無疑問,房子、傢俬乃至車子都主要是我和我傢裡出的錢,老婆的收入跟我差距較大。我們的感情越來越好,並計劃造個奧運寶寶。但這是去年的事瞭。

  07年節後,我到境外工作半年。我是頗有工作熱誠的人,至少對得住那份不錯的收入,所以,我跟老婆電話及Q聊並不太勤,通常一周兩三次。但我確實很愛老婆,覺得如今自己工作收入可以,無甚經濟壓力,老婆又美麗可愛,上天待己不薄。同時我也絕對信賴我老婆,是她先追我,而我在蕓蕓眾男中不算鶴立雞群,至少也財貌中上,她應該也會滿意瞭。

  在外工作其實還要待下去,但我還是用瞭一個大傢認可的借口在半年的原定時間屆滿時選擇回來。我想著老婆,也不想彼此孤寂太久。不過,半年不見,可能就已經太久瞭。

  我也許是為瞭給老婆一個驚喜,如今想來算是出於一種奇怪的心理,告訴老婆我即將回來,卻拿不準是哪天,返傢之日我也不給她電話。回到傢已是周日下午,天氣出奇的熱,老婆卻不在傢。傢裡算是整潔,但看不出跟平日有何特別,我還以為老婆會特意整理一下好歡迎我呢。[img]http://meinvcn.xiguawangzi.net/allimg/110812/293-110Q2095J42N.JPG" style="width: 315px; height: 379px" />

  老婆不在,車子也不在,不是去加班就是去遠處遊玩瞭吧。我擺放好行李(行李不多,衣服塞進洗衣機,傢裡又跟平時一樣瞭),梳洗一番,便打通老婆手機。老婆問我啥時回來,我就騙她說還沒回來呢,你在哪裡。老婆則老實說,在加班中,我啥時回來就早點告訴她,好讓她有個準備。

  我拿起特給她買的禮物(回經香港買的鏈子),決定去她單位找她,嚇她一跳。我滿心歡喜的出門打的前去找她。來到電視臺,熟人般直往她所在辦公室。辦公室是有人在工作,但老婆不在,聽她同事說,老婆上午就和M主任出去瞭,說是到下面鎮裡拿資料。我就說,沒啥事,路過而已,不用告訴她我來找過她,呵呵。我不想讓老婆及其同事多心。

  下面的某鎮,酒樓眾多,還有溫泉渡假村,反正閑著也閑著,不如就去那裡約會她,在那兒放松一下更好。於是,我很快來到渡假村,在餐廳打電話給她。

  我問,老婆你在哪兒啊。老婆大概還不知道我來瞭,還來得這麼近,竟說她還在辦公室裡,為什麼又打電話瞭?我想,難道她剛又回去瞭,於是有些失望地要離開。一出門口,這才留意到我的車子竟停在不遠處。奇怪,老婆為啥說謊呢?

  我決定查清楚。我在距車子一個適當的隱蔽距離,坐下來看報紙。看完厚厚的南都,幾乎一個字一個字數下來,終於看見老婆現身瞭。顯然剛泡過溫泉,頭發還不甚幹,身邊隻有M一個人。M三十多奔四瞭,有些發福,頗有官相。我心裡說不出啥滋味,反正不弄清楚,我一輩子也不會放心瞭。[img]http://meinvcn.xiguawangzi.net/allimg/110812/293-110Q2095S1336.JPG" style="width: 333px; height: 373px" />

  老婆表情有些不自然,M似在勸她什麼。兩人在車旁嘮叨一會,就上車走瞭。我連忙跑去截的士跟著,卻不巧一時叫不到,我來時還有很多的。無奈就找瞭摩的,由於耽誤瞭一些時間,摩的追不上我那輛廣本瞭。

  我失魂落魄的回傢。算瞭,沒什麼的,老婆下鄉工作順帶來溫泉玩玩而已,待她回來再問也不遲。

  回到傢,無精打采的默默開瞭門,卻聽見客房傳來忘乎所以的異動(老婆還算有良知,沒在主人房胡來)。我一下子就明白過來,老婆和M正在客房裡面,我悄悄挨近,在虛掩的門縫中獲得證實,老婆赤裸著姣好的上身騎在M上面!

  我想沖進去把兩人滅瞭,但這樣最終也會把自己滅瞭,我是很現實的人,不值得為這樣的人搭上自己的性命,人傢不值錢,我卻還有大好未來,還有父母要盡孝。而且,這顯然不是第一次瞭。

  我悄悄的離開。既然不想撕破臉,也就不必再捅破這層紙。

  怎麼辦?外面夜幕正垂,我行屍走肉般慢慢的走在街上,走向附近的公園,坐立不安,最終還是坐下來。天卻突然飄起小雨來,我也懶得躲避。衣服大部濕瞭,我把首飾盒夾在腋窩,不讓它也濕瞭。[img]http://meinvcn.xiguawangzi.net/allimg/110812/293-110Q20959115L.JPG" style="width: 262px; height: 345px" />

  在公園的長椅坐瞭不知多久,魂兒歸體,我起身回傢,卻又想到自己像落湯雞,這樣回去也不好。雖然我心裡很痛、很惱,但我還不想以落泊的衰樣見她。我途經時裝店很不好意思的進去買瞭新衣服,T恤七分褲,身材好,不用改動就可以穿瞭。然後,把濕衣往路邊垃圾筒一丟,就強打精神回傢瞭。

  回到傢已經快十點瞭(這也是我平時回傢的極限瞭,除瞭加班)。M已經走瞭,老婆也洗瞭煥然一新的坐著看電視。

  老婆說:“我剛洗衣服時發現你的衣服,才發覺你回來瞭,怎不早說啊,吃飯瞭麼?”

  老婆一個勁的問長問短,熱情不已,換瞭以前,我會喜形於色。但是,我的開心是強裝出來的。

  “我回來後,公司的人給我洗塵呢。”我說。

  “那也不打個電話。”

  “打過瞭,一個在回傢的時候(騙她),一個在四點多,你說還加班呢。”我邊說邊把禮物給她。

  老婆表現很高興,不愧是電視臺的,雖是幕後人員,但確有表演能力,當沒做過虧心事一樣。
國外台灣人吃飯要敬酒、憂鬱要酗酒、開心要狂飲的喝酒文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